翻页   夜间
重生成为树 > 穿成大佬的爬墙娇妻 > 第7章 我身子弱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重生成为树] https://www.crdown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第七章我身子弱

  “那……中午炖?”宋栀很容易的就高兴了起来,昨晚做的噩梦早就被她丢在了脑后,因为噩梦而带来的不好的心情也随之一扫而空。

  她的眼睛都笑的弯了起来,一笑,就出了两个小小的笑涡。

  天边渐露红光,他们家的公鸡抖擞了羽毛,直了直身子,扑闪翅膀飞到了鸡窝里最高的架子上,昂首挺胸的长长的叫了一声。

  遥远的未来的确是该令人恐惧,未知的东西属实有些让人惊恐,但是在那之前,眼下也不是没有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  她本来就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人,不仅没什么心眼子,凡事也不会想的太多。因为打小心里就不爱留事,即便会因为某些事情多愁善感,但是却不会一直耷拉着脸。

  天已经很亮了,村庄已经彻底的苏醒了过来,乡村的人淳朴,常常都是大门敞开,门外的行人从门口都能看到里面你们家在忙什么,大门紧闭的才是奇怪。

  他们休息一会稍微吃点早饭就得去舅妈家给人家干活,所以早上是没有时间炖的,还不如放到中午或者是晚上。

  怕只是怕这鱼实在是不好保存,到了中午坏了那就不好了。

  现在六月的天气已经稍微有了一点点闷热的迹象,虽然不像七月那样的酷暑,但是鲜鱼放了一上午,没准真的会发臭。宋栀想了想,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现在又没有冰箱,只好用木桶装了半桶的凉水把鱼放在里面盖上了盖子。

  索性现在还都还老房子,冬暖夏凉,屋子里的温度还是低的。

  “我放到堂屋里好了,外面别被野猫叼了去。”六月份正好赶上野猫下窝子,光是昨晚这个靠近村子边缘的院子里就有好几只野猫光临,在她的窗户下一直在叫。

  可是乡野之下多的是这样的野鱼,大的虽然不常见,但是她想天天都吃更是没什么。齐明安湿了一个手巾擦了擦脸,静静的看着她折腾。

  他们自己家的三亩六分地还没有割,年年舅母都恰好赶在他们之前要求他去帮忙干活,去年这个时候雨下的早了,他们自己地里两成的粮食都没有收。

  “你不是说这鱼是给别人的,怎么那人不要了?刚好你一会儿干活的时候送去给你舅母,展鸿那孩子天天学习学的辛苦。”魏月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了,正站在门口拿着一把木梳子在梳头。

  看到宋栀提着鱼往屋里走,她便伸手截了下来,眼珠子一转一转的在瞥宋栀。她心里认定也许是她搞的鬼,对她翻了个白眼,然后很不满的对着齐明安说道:“你怎么能骗你舅妈呢?”

  “他们家可不缺这一条鱼。”齐明安并不生气,只是接过了宋栀手里的盆往屋里提,放在了堂屋的桌子上。他的脸上似乎很少露出什么别的表情,即便语气好像是略有生气,他的眼神也是平静的。

  齐明安说的没错,舅舅他们家里有十几亩地,还都是水土丰茂的好地,年年收的粮食就很多。

  舅舅又托了关系在工厂里找了个临时工的活,一个月下来有接近三十块,他们家哪里会缺这一条鱼?只是占便宜没有够,特别是碰上魏月娥那种,人家不要都恨不得捧给她的人的时候,更是如鱼得水了。

  魏月娥不知道是不是有起床气,大早上的脸色就不是很好,眉头之间皱的紧紧的都是沟壑,因为嘴角下撇,法令纹加深,硬生生的又老了好几岁。

  明明不是刻薄凶狠的长相,但是此时看来却有些向齐明安舅妈靠拢。

  “人家缺不缺是一回事,咱们给不给是另一回事,况且昨天你舅妈又开口了。这展鸿是魏家的希望,以后是能做大人物,是能成大官的人。咱们原来的时候家里穷,没钱什么都给不了,现在生活条件稍微好一点点了,可得记得你当初你舅舅对你的恩情啊。”

  恩情恩情……

  再次听到这样的经典语录的宋栀却是一脸的懵逼,书中甚少对反派的背景进行叙述,她也并不知道其中到底是有什么渊源。

  只是到底是多么巨大的恩情值得以德报怨这么多年啊,齐母貌似癫狂,似乎是深陷传销组织的样子。

  这样的说的好听的是好人,说的不好的,那就是圣母白莲花。

  宋栀站在这边看着她脸上微带怒火的表情,越来越觉得她只是个后者而已,好人至少也该有个底线,可圣母,就是圣母。

  慷他人之慨,只会嘴上说的好听,要让她真的做起来,只不过是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。

  “我不记得了。”老式的土房子的窗户开的都小,采光十分的不好,更多的时候屋子里都是一个半暗的状态,门也略微有点矮,齐明安出门的时候须得稍微低一低头。

  额前的头发微垂,给他的眉眼都打上阴影,一缕清光照进他的眼睛里面,半遮半掩,越发的看不清他的情绪。

  “你个小白眼狼,当初要不是你舅舅,你还能有你的这条命?要不是你舅舅,你爹的尸骨还埋在山道里呢。”

  他冷淡至极的语气迅速的激怒了眼前这个并不平静的女人,她把桶一夺,狠狠的摔在地上,却哭得满脸是泪。

  木桶碰的一声摔的极响,盖子转了几圈倒在地上,水溅出来很高,鱼滚了出来,沾满了黄土。

  齐明安微微垂了眼睛,他的右腿不好打弯,扶着门框弯下|腰,捡了桶捡了鱼,一瘸一拐的到缸边舀了水冲干净。

  “欠他的,我还给他。”

  他说。

  ……

  早上的气压很低,婆婆回房间抹泪,宋栀匆匆的和齐明安稍微吃了点昨晚剩下的饼子。

  宋栀长在南方,对烙的厚实的饼子倒是很好奇,只是过了一夜饼子早就硬了,她的嗓子眼细,玉米面做的粗粮饼子拉嗓子,一口饼还得兑着两口水咽下去,实在是痛苦。

  “你在家吧,今天日头大。”齐明安拿了几把镰刀,找了个竹编的斗笠戴上。

  “不,我也得去,我身子弱。”宋栀眨巴了几下眼睛。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